段时间

【唐毒短篇-现代】月蚀

今天是十五,月亮光明而丰满,像古希腊诸神的月亮。

东方人善用月亮抒情,却总抹不脱一股子哀切劲儿,也许是信奉月盈则亏,总要给圆满留个缺口。而不圆满的时候,却也可以说无灯无月无妨。

曲司在的话,就会翻个白眼,说你们文人骚客真轴。

曲司眼睛大,翻起白眼来就像慢动作,唐亦贤总想劝他换个不那么搞笑的方式表达不屑,话到嘴边又都抿了回去。可能因为这个原因,他们历次的争执从来维持不过三个白眼。

唐亦贤想起他们刚认识的时候,曲司来参加面试,他在面试官的席位看过去,高矮胖瘦都是一排整整齐齐的西装,中间夹着一个粉色头发的曲司,他的衬衫也是粉色的,上面还有九分裤的背带,唐亦贤下意识地去看他的皮鞋,皮鞋还算正常,虽然袜子上是草间弥生的图案。

“您好,我要面试的岗位是设计师。”

与唐亦贤搭档的是个年龄稍长的女性HR,对曲司的着装有些咋舌,但仍保留了对年轻帅气的男孩子的普遍友善,她有意打趣了一下曲司的头发,曲司耸耸肩,不作解释。

唐亦贤笑笑:“着装是你的自由,我也喜欢草间弥生,只是不会把它穿在脚上。”说完从衣袋里拿出钥匙圈,上满挂着一个橙色的南瓜。

曲司看了他一眼:“我也有这个钥匙扣。”

唐亦贤是设计总监,面试以后留了一个主题设计给曲司回去完成,以此作为进入复试的考量。他有意给曲司留了一个稍难的题目,他看到曲司带来的作品,心里大概就有了一番赞美和计量,只是没有当场表露出来,想再看看这个男孩子的天赋和潜力。

曲司走出TE设计以后有点没被认可的沮丧,回家以后卯足劲完成设计题目,待做完交过去已是次日晚上。

他在微信上和唐亦贤说:“唐哥,设计作品发你邮箱了,查收。”

唐亦贤迅速回复了一个:“好,我看看。”

曲司等了一会儿,没有消息再发来,他随手划开朋友圈,往下翻了几条,看到唐亦贤四分钟前发的,“你抬头看一下月亮。”

曲司一怔,抬头,呆了半晌,没有伸手去拉开窗帘。

月亮好像成了他们之前的某种暗示,起初是暧昧,后来是信物,再后来就成了某种宿命的预兆。

唐亦贤抬起手腕看一了一眼时间,想到去年的今天,他们正依偎在楼顶看月亮。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,夜风空旷地有来无回,仲夏夜的风并不凉,唐亦贤还是把曲司裹进怀里。

曲司的头发已经长成了黑色,稍有些长,头顶分界的头发被风吹乱了几缕,唐亦贤忍不住亲吻他的发顶,曲司在他的怀抱里转了个身,环住他的腰,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乱蹭,狎昵地交换鼻息,唐亦贤低声地笑起来,“你像只小狗。”

曲司也笑了,“你的狗。”

唐亦贤记得,那天的月亮很圆,很亮,因而显得离他们十分近,仿佛医院的顶楼是露出城市的孤岛。

哦,那是医院的顶楼,曲司病了,并且在那天晚上永远地离开了他。

曲司那双盈盈的大眼睛,一点一点地在他面前合上,最后一小弯光亮,也在他撕裂一样的痛苦吼叫里溜走了。

唐亦贤把花放在石台上,天色有些晚了,墓园里还没有开灯,他蹲下身来,在石碑上轻轻靠了一会儿,他想再多待一会儿,无妨。

评论(3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