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【唐毒脑洞】春风不度

大漠孤烟,残阳浴血,一片破败形容。

“你别死,你活着。”唐铆出手拦断曲羌的短刀,一个转腕把它扔了出去,顺势去揩曲羌白净的脸,上面有一道血痕,血珠子刚刚凝固,许是来时被流箭挂的。

曲羌偏头躲开唐铆的手,他正蹲坐在唐铆身前,两只胳膊搭在膝盖上,笑的吊儿郎当,“怎么,你把我栓在身边七八年,黄泉路倒不屑我送上一程?

唐铆低低地笑:“我把你宠到天上,自然不拉你当土行孙。”

“哼。”曲羌狐疑地看他一眼。

果然,唐铆继续说:“我把你宠到天上,是为了看你怎么摔下来。”

说是迟,那是快,曲羌指尖绑缚的蝎子尾巴插进了唐铆的眉心,“你看,我完全没有不舍得。”

唐铆浑然不觉一般,笑容愈深,眼睛里也流过一道光亮:“阿羌,你失去我了。”

言罢,合眼,额头上的蝎毒在脸上漫爬,嘴角含着温柔可怖的笑容,仿佛死在美人怀中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