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刺客聂隐娘

与其说是没有同类,更像一个走出孤独的故事。
她的命运造成她的孤独
她的固执让她沉默孑立
她的恻隐引她离开了那样的境地


田季安与瑚姬回忆隐娘,说小时候他生重病,用席子卷着放在阴凉处,期间一直有一道目光默默陪伴,是隐娘。

台词用词更恰当,一句话就勾勒出了隐娘小时候的倔和善的身影,以及那一点遥遥的旧时情谊。
田季安身边是没有隐娘的位置的,他身边有瑚姬温香软玉,厅堂里有心机深重的正妻,已是自成一台戏。
隐娘的位置,是以回忆的口吻出现,被同情和隄防。
隐娘,她还了玉玦,亮明身份,动了干戈,踢了田季安几脚,然后帅气地转身消失在夜色里。然而她去了又返,红烛罗帐外,立在那里听田季安和瑚姬那一番话。
一身黑衣,孑立。
我觉得那是她孤独的顶峰。

道姑说,剑道无情,不与圣人同忧。
而隐娘除了开篇动了一次手,她接下来是在不断救人。
她因为小儿可爱不忍杀其父,她救了一个笑容干净的磨镜少年,救了瑚姬,也放过了田季安。
最终她对道姑说她下不了这个手,然后回到了磨镜少年那里。
片末,出现了片子里最明亮的阳光,三人走进金色的田野。
我想她也许还会孤独,但不会再掩面哭泣了。

片子粗砺的画面质感挺美,除了水墨一样仙的风景,还有很多漂亮的橙蓝冷暖对比,衣着妆容也都恰当,很大唐很雍容。田季安和瑚姬跳舞那里,一起转圈的舞姬好好看啊。

快的片子是在最短的时限内发生最多的剧情,无意识的让人目不转睛。慢的片子是把一小段的事件放大,里面有非常细腻的情绪变化。细微的表情,一段静坐,一叠鼓声,很慢,所以是在有意识中慢慢融进了故事。
一旦进去就会一种神奇的代入感,烛火在你眼前晃的时候,你就仿佛闻到烛油味,热气扑在鼻子上;蓝色的雾缭绕,你会感觉到秋天早晨那种凉意。
我偏爱慢的片子,这种感觉发挥到极致是《阿黛尔的生活》,看到一半时候简直希望它永远放下去。

 
周末满场,但看了十分钟就开始有人走了。旁边不远有几个爷们儿看到一半开启了欢乐的自暴自弃模式,没笑点都能乐....人打架他说:ze女娃子好凶哦.... 

不过片尾和隐娘一起的俩人说四川话时候确实全场都笑了hhh

 
下周看看要不要去二刷,因为其实很多人物关系没咋看明白,也不知道上面理解错了没有,比如那个带面具的我最后才想明白那是师傅?简直不脸盲都不行....据说里面有阮经天? 

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