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【唐毒】蝶恋花 下

唐叙做了一个冗长的梦。

梦里他靠坐在巷尾长满青苔的墙边,慕容清走过来,白衣胜雪,浑然似一道明亮的光。

而下一秒,那光就变成了雪巅冷凝的剑光,变成了银枪尖上的利芒,变成了大漠弯刀溶溶的银光。

他倒在那片白光里,漫开一片血色。

阖眼之前,他伸出手,握了个空。

下沉,不断下沉。

唐叙睁开眼,身上吃重,趴着一个面容美艳的年轻男子,拄着下巴含笑望着他,手臂支在他胸膛上。

唐叙迷茫地望了他片刻,瞳孔骤缩。

“花哥哥,是我。我没死,我长大了。”

依稀还辨得出少年的清秀轮廓。

只是俏立的鼻子变得笔挺,水灵灵的眼睛似描摹加深般艳丽起来。

唐叙有些愣怔。




曲渺起身抱起唐叙,从洞口纵身而下,在空中张开花纹繁复的蝶翅,他在唐叙耳边说:“花哥哥,我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


几番飞舞就回到了那间屋子。

西边的客堂还没被冲坏,曲渺吹着口哨往客堂走,似乎心情很好。

突然,客堂里冲出了一个人,一把从他怀里抢走唐叙,又风一样的跑回了客堂,还卷上了门。

“别过来!我要施医!”

花颉把唐叙按进一个大木桶里,唐叙倒抽一口凉气,木桶里铺了厚厚一层的虫子。

花颉竖着眉毛:“你再晚回来一刻钟,我从五仙教辛辛苦苦骗来的蛊虫就死光了!”



言语间,桶里的虫子纷纷钻进唐叙的皮肉,已经少了一半儿了。

唐叙皱起眉毛:“这是….”

“活血化淤,修筋补脉。过两个钟头,你就能站起来了。”花颉得意的说,“不过也只是能站起来而已,要恢复到原来的身手,还要养上一年半载。”

“多谢了。”唐叙笑笑:“来日五仙教徒打上门来,可别忘了叫我。”

花颉若有若无地瞥着唐叙:“五仙教的人看着小气,实则非常好商量。我唯独不敢招惹的是纯阳宫的仙道,只怕他们用条条框框把我捆个结实。”

唐叙知他话里有话,轻笑到:“只怕仙道们也不想招惹你。”

“哼。”花颉问:“慕容清呢?”

“走了。”

“走了?!”

蛊虫钻的深了,唐叙闷闷地哼了一声。

“不合常理。他既然肯来找你,定是你对他还有情意。”

“这是什么逻辑?”

“我告诉鹰儿,你回我信,就直接送到慕容清那里去。你若不是说了什么感人肺腑的情话,他怎么会仍去找你?”

唐叙眉峰一敛。

他苦笑道:“我原本想过几天安生日子,看来过不成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三年前我杀了陆澍的哥哥。两年前慕容清和陆澍结义。一年前我认识了慕容清,也认识了陆澍,第一眼我就知道,他们长得太像了。”

“这件事,你写在信里了?”花颉严肃起来。

“嗯。”

“那为什么慕容清还肯来?”

“大抵是因为我救过他一次,他不想欠着我。陆澍待他似亲弟弟,他若和我在一起,陆澍未必会动手。”

花颉长叹一声,边往木桶里倒药水,边假装弹走眼角的泪珠:“感人至深的话本子。”

唐叙嗤笑,望着水的颜色逐渐变黑,蛊虫慢慢被逼出来。

花颉不知道,那封信,他还说了一行。

他说,前尘往事,散了去吧。累了。

唐叙扶着木桶的边缘站了起来。

换掉身上湿淋淋的衣物,接过花颉递来的衣服。

是他刚来时的深蓝色衣物,窄衣窄袖,腰身贴合,衣领高耸。

不由得失笑,之前宽衣散发的样子,不怪曲渺把他当作花颉。

唐叙走出去,见曲渺呆呆地望着他。

“花哥哥,你也长大了么?”

唐叙走过去:“我叫唐叙。你的花哥哥,在后面。”

唐叙见他一脸迷茫,别开目光。“对不住。”

他径直走过去,没有看身后的曲渺,却知道有一道目光灼灼地望着他。

他没想到曲渺会跟着他下了山。

跟着他策马十几里来到扬州城。

那天恰好是七夕。

扬州城的护城河上漂着一盏盏花灯,沿着河水缓缓而下。

他和陆澍在河边对峙。

两人都是轻捷的路子,缠斗起来像两道利风。

陆澍的弯刀,从来没失手过。

若是从前的唐叙,还能跟势均力敌地他纠缠上几天几夜。

六月前那一场围攻,他已元气大损。

月挂中天时,唐叙就露出了破绽。

弯刀缠上他的腰,血浆不断飞溅出来。

渐渐不支,终于,弯刀插进了他的胸口,陆澍猛地拔刀,唐叙在空中跌落下去。

他被一双手臂接住,暗夜里,年轻男子的翅膀挥动起来,暗红色的萤光如落英缤纷。

他抱着唐叙飞走了,陆澍站在原地,没有追上去。

曲渺落在一条小船上,小船和周围的花灯一起缓慢的逐流而下。

唐叙笑着望他。

他说:“花哥哥,你也要远行了,是么。”

唐叙点点头。

那双漂亮的眸子里露出哀伤之色。

“我不想你离开,不如这次,你带我一起吧。”

唐叙抚上他的脸:“傻孩子,我于你不过是须臾一瞬,这人世还有待你玩赏,你会看到很多美好的景致,也会再遇到美好的人。”唐叙笑笑:“就如我遇见你。”

曲渺似懂非懂。


唐叙偏过头,望着那些花灯,道:“和你记忆里的花灯像不像?”


曲渺闻言,望过去,仔细看了一会儿:“更漂亮了。”

没有回应,他低下头。

唐叙已经没了气息。

他抬起头继续望着那些花灯,喃喃道:“一样呢。”

脸上有些濡湿。


沿着脸颊滴落下去,晕开一片猩红。





(完)


写后感:
前两篇故事写的都是长相守。
或用一个人漫长的思念,或极端的死在一起。写到这篇我却觉得,生活应该继续下去啊,毕竟小蝴蝶还有那么长的时间。

唐叙的恩情,小蝴蝶只有用眼泪来还了,从此滴滴是血泪。

评论(9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