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【唐毒】不留行 3

听闻曲韶做了杀手,正义的军狗跳起来痛骂了他半个小时。
但是过了一阵子,见他接到的任务都是杀一些贪官污吏、江湖宵小,倒跑过来暗戳戳地说:“曲狗,我要买凶!最近有个藏剑山庄的小白脸专挑我看上的姑娘下手,气炸我了!有钱了不起么!了不起么?”

曲韶伸出手:“钱。”
军爷把虎皮钱袋掏出来,硬币哗啦哗啦地往外倒,豪气冲天地问:“二十文够么?”
“滚。”曲韶微笑着说。
但是没过几天,他就和“藏剑山庄的小白脸”称兄道弟了,原因是打麻将三缺一的忧郁时刻,小白脸挟着姑娘从旁边路过,王三川瞪着眼问他:“打不打麻将?”小白脸二话不说扔下姑娘就上桌了。
王三川小声说:“曲狗,这小白脸还有点义气,换我我才不过来。”
曲韶哼哼一笑,瞄了眼旁边面无表情推牌说胡了的唐凛,转回头认真地说:“对,小白这人值得结交,三竖你得多跟他待在一起,学学怎么求偶。”
军爷深以为然,自此和小白脸形影不离。然后他发现他的生活中就再也没有姑娘出现过了….不过,好像也不赖。
理所当然地,剩下曲韶和唐凛每日厮混。
一日清晨,天还黑蒙蒙的,曲韶就把唐凛从睡梦中拉起来一路疾走狂奔。
“去哪儿?”唐凛问。
他们用上了轻功,速度很快,周遭的景色快速后退,看起来像一条条缤纷的流线。曲韶回过头,眉眼弯弯的:“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
唐凛笑着说好。
不苟言笑的人突然露出一个好心情的笑容,是可以消融冰雪的。
曲韶心猿意马了好一阵子,猛地刹住脚步。
唐凛稳稳地停在他身后:“到了?”
曲韶看着天边冒出头的太阳,懊恼地说:“我迷路了....那是一个可以看日出的雪山。”
唐凛说:“跟我来。”
唐凛带着他沿着山脚走了一阵,又拐了几个岔路,眼前陡然开阔起来。
是一望无际的银色雪原,与青白的天空浑然一体,一颗明亮的球体嵌在其中,是刚刚升出地平线的太阳,两人在原地站了良久。

“凛。”曲韶轻轻唤他,唐凛默然走近,未料曲韶突然转身,他的下巴一下子撞在了曲韶的鼻尖上。
四目相对,唐凛寒潭一样的眼睛涌起波澜,却退后半步,若无其事地问:“怎么?”
曲韶笑笑,掩住眼里的失望,踏着厚厚的积雪往前走了一段,躺了下来,指着天边问道:“如果从这里一直走下去,会走到哪里去呢?”
唐凛在他旁边坐下:“天地的尽头。”
“那是哪里?”
“没人去过。”
曲韶若有所思地沉默片刻。
“凛。”
“嗯?”
“今天是我生辰。”
唐凛看向他:“有什么心愿我可以帮你实现么?”
曲韶嘿嘿一乐,抬手拍拍他的肩膀:“等的就是这句话。”
他把手枕在脑后,望着苍远的天,慢悠悠地说:“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他没有注意到,唐凛的背影僵了一瞬。
“我有时候觉得,自己离你很近,是你最亲密的人。”曲韶晒然一笑:“有时候又觉得,其实只是我的自作多情罢了。”
唐凛背对着他坐着,背影沉默而挺拔。

半晌,他说:“你闭上眼睛。”

唇上一凉,他能感到唐凛高大的的身躯覆在他上方,似乎空气都温暖了起来。
一个温柔的、清浅的吻。

曲韶在欣喜中睁开眼睛,然后失神地愣住,最后面如死灰。

面前的那个人,是谁,五官英俊如刀削斧刻,却有着深蓝色的寒潭似的,唐凛的眼。

一阵寒风刮过,纷飞的雪沫席卷而来。曲韶却死死地盯着他,眼睛被厉风刮的腥红。

“记住我的脸。”
“我等你报仇。”
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