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【唐毒】不留行 2

如果你是个异类,就很容易在人群中发现另一个。

曲韶坐在茶馆里,单手托着下巴,指尖上下翻飞地在面颊上敲来敲去。嗯,他在思考。
五步开外的那个男人,不知有什么特别之处,让他目不能转睛,神思荡漾。
怎么看都觉得....只有脸丑的略出众。

突然,后脑勺被大力一拍,曲韶吃痛,虚眯起眼睛。
四肢发达的军狗!
“小蝴蝶~~”王三川拖开凳子坐下来,一双虎须子在头顶乱颤。
曲韶决定不计前嫌,不耻下问,把他拉过来,“三竖,你看那人,你有没有觉得他有点特别?”
三川见他问的严肃,也认真端详了一番。
“有,”三川吞了口口水,“胸好大。”
曲韶闻言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材,又低头看看自己,摇摇头:“没我大。”
三川恶寒地看了他一眼。
这一打量,曲韶才留意到那人高大挺拔,粗衣布裤包裹下的肌肉紧实匀称,隐隐透出一种叫气质的东西。
曲韶恍然大悟。
三川突然拉住他的手,神色诚恳地说:“兄弟,虽然是你先看上的,对不住了。”
说完,不待他反应,三川拿出军爷的架势,整了整军袍,一步一抖擞地走了过去。
曲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走向那人....越过那人,在他身后的军娘面前坐了下来。
“姑娘,在下有一事相求。”
曲韶恶寒地抚了抚胸。
出于对友人的了解,军狗接下来的台词他闭着眼睛都能背下来。于是他闭上眼睛和着三川故作深沉的声音大声背了起来。
“姑娘可否告诉在下,为何众生云云,在下的目光飘到姑娘这里,就再也移不开了。想是姑娘太过美丽/迷人/脱俗/清纯……”诸多形容,要看对方来自七秀坊/光明顶/万花谷/纯阳宫….至于智慧与暴力并存的军娘,“特别”二字则最为贴切。
“曲….韶….”三川咬牙切齿地走回来,他被军娘扣了一脑袋的酸菜鱼。
“哈哈,够辣。”曲韶乐不可支,嬉笑怒骂间,他无意识地歪头一瞥,撞上一束静静的目光。
曲韶愣了一瞬,转回头,嘴角翘了起来。
王三川在轰笑声中走出茶馆,他吼道:“老板儿,三壶毛尖喂马!曲狗结账!”
曲韶抬手说:“四壶。”
老板娘拿着烟杆立在袅袅烟丝中,懒洋洋地应了一声,却纹丝不动。
他只好自行去取了茶壶,端着走到那人旁边,笑眯眯地问: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闻言,那人转头看看窗外,确是要落雪。

那人看起来很冷淡,不爱说话。但是没关系呀,曲韶话多,最喜欢有人听他喋喋不休。那人没什么表情,静静地听着。曲韶偶尔会觉得自己在自言自语,但那人冷不防会提出一个问题,或非常切中要害地评论一二,所以话题也算绵绵不绝,二人也算言谈甚欢。
子时一到,曲韶不得不道别。
“五仙教曲韶,侠士方便留名?”
“唐凛。”

出了茶馆,曲韶却绕到了茶馆的后门,推门而入,沿着楼梯上行。
楼梯口旁有一扇木门,曲韶推门进入,屋子里没有窗户,墙壁上点着烛台。一个人坐在桌旁,正是茶馆里吞云吐雾的老板娘。
她说:“你想进恶人谷?”
曲韶点头。
老板娘狐疑地打量他一番,手下运劲,方桌转了几圈停在他面前。
老板娘点了一袋烟,燃起,道:“你若能在上面站上一袋烟的时间,我便带你入恶人。”
曲韶轻轻纵身,跳上桌子,脚一挨着桌面,便陷了下去,原来那桌面是软的。
似乎踩在了什么机关上,两枚暗器从屋内飞射过来,速度极快,曲韶不敢硬接,偏身一闪。另一枚暗器直逼小腿,曲韶向左错步闪避过去,心下直呼不妙,左脚一落,便又踩到一处机关,十几枚暗器挟着风声朝着身上各大要穴飞来。
曲韶身子向后仰平,左腿高抬,几枚擦着大腿险险飞过去,几枚钉进了房梁,仍有几枚结结实实地打在他身上,只觉得血流如注,半身酸麻难耐,曲韶却不敢动,维持着那个姿势咬牙立了一袋烟的时间。
烟灭,歪在座椅上的老板娘拍起巴掌,笑道:“蠢。有这样的拳脚,应该直接把我打一顿,还怕我不答应?活该吃些皮肉苦头。”
曲韶正把八角银镖从腰间取出来,痛的直哼,冷笑道:“现在也不迟。”
老板娘抬起下巴,望着烛光掩映下的烟丝,慢悠悠道:“你进了恶人谷,也未必能见到你想见的人。”
曲韶手中动作一顿,慢慢直起身子:“现在,我真的想打你一顿了。”
“他是个杀手。”老板娘说,“就在锦官城。”
“你认得他。”曲韶眯起眼睛。
“当然认得,”老板娘转过头,嫣然一笑:“不巧,这是我的营生。”
她说:“你若想再见到他,不如在我这里做个杀手,和他成了同行,倒不愁没有交集。”
“少废话,他在哪儿。”曲韶的笛子抵在她喉咙口。
老板娘举着烟杆,浑然不在意,兀自说道:“他啊,七年没见了。不过我知道,他在锦官城。”
“你不见他,又如何知道他在哪。”
“这里,有他要等的人。”

“慢走不送哦。”老板娘挥着烟杆。
见曲韶捂着腰走远了,她意味深长的一笑,转身回屋。
屋内立着一个人,声音冷凝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。
“放心啦。”老板娘笑起来:“完璧归赵。”
那人眼里露出杀气。
“七年不见了,唐凛。”
一阵静默,只有烟丝缓慢的在空中舒展。
“他现在是我的棋子,”老板娘不可置否:“你,要不要回来。”

见他往外走,老板娘笑道:“你以为你真能洗白?笑话,你手上沾的血只怕和街边的屠夫一样多。而他却是干干净净的。”

他脚步一滞。

老板娘哼了一声:“你若不想弄脏他的手,最好乖乖回来,我最近正缺人手,难保不会派他去做什么事。唉,现在的年轻人太不中用,折损的太快了。”

“除非,你舍得现在就告诉他你就是杀了他一家二十六口的恶棍,否则他便任我摆布,他那么想找到你啊….”

你舍得么?

唐凛站在门口,慢慢转过身,背对着一轮圆月。

“好,我回来。”

老板娘笑的得意:“地狱欢迎你。”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