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【唐毒】不留行

-
“阿唐,快起来,我们去看雪。”
是他的声音,唐凛睁开钝重的眼。
天地间苍茫一色,雪地上闪着粼粼的光斑。
年轻男子笑意盈盈地着站在其中,见他不动,露出些许疑惑的神色,转瞬又更加璀璨的笑了起来,向他伸出手。
唐凛微微一笑,起身走了过去,紧紧地握住。
皑皑天际,一双身影渐远。

-
七年前,江湖上发生过一桩灭门惨案。
二十四、二十五……少了两个。
男子揩掉面具上的血迹,沉思片刻,大步朝别院走去。
一进别院,便撞见了一个模样温婉的盘发妇人,那妇人似乎眼睛不大好,听见有脚步声,柔声说:“韶儿,晚风寒凉,怎么出来了。”说完把托盘递了过去。男子眸光一闪,接过,白瓷碗里盛着飘热气的姜汤。
妇人倒在地上,男子跨过尚有余温的尸身,端着托盘朝屋内那一点烛光走去。
推开门,一个身着中衣的少年立在桌前,白衣素发,手中执笔,正神色认真的写着什么。
似是个汉人。
男子走过去,轻轻把托盘放在桌子上。
烛光跃动在少年的眼眸里,映在光洁的翘立的鼻尖上,染上一抹鲜亮的橘色。干净的面庞与记忆中的面容隐隐重合。
少年写了很久,停笔后端详了一番,似乎很满意,笑意盈盈地回头:“娘……”

与那惊异的眼睛对视良久。
鬼使神差地,他揭下藏青色的面具。
“记住我的脸。”他说,“我等你报仇。”

第二天,天色阴霾,到了午时,果然下起了鹅毛大雪。
兼职批发果蔬的天策小哥王三川见曲家没人来取货,便自作主张地扛着两麻袋的白菜策马来到曲府。
曲府的大门虚掩着,只与热闹的街市两街之隔,却是说不出的寂静。
“有人吗?”三川敲敲门,高喊到。
没人应,三川小心地把大门推开一条缝,向里张望。
彼时他还只有十六七,虽日日在军中操练,却没上过战场,自然也没见过死人。
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那样的场景,也是第一次见到曲韶。
他一身缟素的站在满院横七竖八的尸体中,头发上落满了雪,看起来像个鬼。
王三川嗷一声掉头就跑,口中喊着死人啊鬼啊杀人了,他的矮脚马追着他跑了三条街才成功的钻到他胯下。
后来他和曲韶成了最好的兄弟,偶尔大战告捷举杯同祝,喝高了,征战沙场取三千首级的小将还是会对那天的场景心有余悸,他借着酒意边宽慰唐韶边涕泗横流。还要唐韶拍他的肩膀,诶你哭什么,别哭啊。
他说,你怎么还笑。
那张俊秀的脸上晕着酒气,眉眼间却是一派清明。
他说,我不能哭着报仇。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