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【唐毒】碧蝶引 3

五陵年少金市东,
银鞍白马度春风。
落花踏尽游何处?
笑入胡姬酒肆中。
我一手揽过绕着我旋转的乌娜,脸埋进她裸露的胸脯,一只手转着西域的葡萄酒。
乌娜咯咯地笑起来,周围的舞姬仍在随着异域的鼓点摆动腰肢,脚腕上系着的金铃叮当作响。
“最快要多久?”
“两天。”
我沉吟片刻:“恐怕来不及了。”
乌娜不以为意:“两天而已,唐喜不会这么沉不住气。”
我抬起头,不再继续这个话题。手指拂过她柔嫩的脸颊,轻佻地问:“如果我死了,你会不会觉得空虚。”
乌娜暧昧地贴过来:“你猜,我哪里比较空虚。”
我想了想:“钱袋吧。”
乌娜娇媚地瞪了我一眼,嗔道:“太聪明可不好。”
我笑起来,眯起眼环顾周围的浮香艳影,果然空虚的地方,最容易打发空虚。

我哥死后,唐家堡的局势立刻发生了变化。唐殊在时,各路势力已经被削弱的十分薄弱,唐殊唐喜一帜独树,我哥离世,大势就转到了唐喜身上,因他行事诡异,却难服众,有很多双眼睛开始蠢蠢欲动。
我悄然把散股的势力聚集起来,现在万事具备,只欠东风。
“铘,今晚留在这儿。”乌娜环住我的腰。
“不了。”我披上外套,起身走进夜色里,天心月圆,阵阵清风浮掠,我有些愉悦。
我想起了那个五仙教的少年。
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,眼尾柔顺的微微下斜,只肖稍稍露出一点难过的神色,瞳孔里就流转起了盈盈的月光。
那日唐喜走后,只剩下我们两个。
他问:“你是...唐铘?”
我冷冷地看着他。
他抿抿嘴唇,也不再说话了,似乎有些无措。
就这样过了很久,我开口道:“你可以离开唐家堡了,回你的南疆,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。”
少年点点头,俊美的脸上浮现出恍惚而茫然的神色。
我闭上眼睛:“我真的很想杀了你。”
为了避免在下一秒付诸行动,我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背后寂寂无声。

几天后,一些闲言碎语传到我耳朵里。
他原是被族人抛弃在那个遍布毒人的荒村,原因不详。
我突然不那么恨他了。
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煎何太急呢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