段时间

【唐毒】碧蝶引 2

唐喜倚立在一棵枯柳下,挑眼看我,嘴角斜勾着,牙齿轻咬着戴皮手套的指尖。
我哥说,这是唐喜杀人的时候最常露出的表情,媚态横生又毛骨悚然。
唐喜身旁的树干上绑着一个人,他垂着头一动不动,似乎晕过去了。我认出,他是叶大哥救回来的少年。
唐喜盯住我,似笑非笑:“唐铘,人我带来了,杀了他。”
我冷哼一声,举起千机弩,却是对着唐喜。“我要杀谁,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”
“你哥哥已经很让我失望了,难道你和他一样是个没用的情种?”唐喜伸出一只手捏住少年的脸颊,抬起他的脸端详着,喃喃道:“顶漂亮的孩子。”
唐喜是我哥生前最得力的部下,与其说是部下,不如说他对我哥有知遇之恩。七八年前,唐家堡堡主已露老态,下面几股势力渐渐成长起来,彼此间暗潮汹涌。我哥带着我投奔唐家堡之前,唐喜已自成一股力量。
我哥找到他,说,你如果肯帮我,我就是下一任堡主。
唐喜没有把这个一无所有却一脸狂傲的俊朗青年赶出门外,他只是勾起嘴角,说,你证明给我看。
我哥只用了一年,成了堡主最得力的亲信。唐喜俯首间便成了我哥的势力,如果没出那桩意外,我哥的确就是下任堡主的不二人选。
但那是我哥的势力,不是我的。我还没有执掌一方的威信,唐喜把他带过来,是在试探我。
试探我是否狠辣,是否识时务。
我确实很想杀了那个少年,但是我讨厌威胁,也讨厌做一只乖乖听话的小绵羊。
我走到他面前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他已经醒来了,头微微低着,却看起来并不害怕。
“死人不需要名字。”他轻轻地说。
“活人就需要了。”
他蓦然抬起头,漂亮的眸子闪过一抹异色。
他犹豫了一下:“曲辜。”
唐喜在一旁笑着说:“你要江山,还是要美人。”
我心里冷笑连连,傀儡江山,蛇蝎美人。
我抬手划断绑着曲辜的绳子,他被绑的太久了,一个趔斜倒在地上。
我对唐喜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我哪个都不要,我呢,还是最喜欢自由自在的,我不喜欢杀人,也倦了纷争,只想找一口湖,搭个木屋,养点小动物,再找一个可人儿,安安稳稳的过一生。”
我欣赏着唐喜变幻莫测的神色,笑得愈加灿烂,又神情认真地补了一句:“你不懂,我想要平淡的幸福。”

唐喜的脸青了,我心头阵阵暗爽,没有留意到背后那个少年注视我的目光。
很多很多年后,我回忆起这段往事,总觉得,他是在那一刻对我动了心。
他爱上了我嗤之以鼻的谎言。

评论

热度(9)